第178章 抵达归墟
书名:花飞花之天尊情缘 作者:小青陵 本章字数:3160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14:01:43

闻仲和子鸢半睡半醒,最终他们被冲到一尊巨大的石像顶上,原来激流口尽头是一道宽阔的瀑布,瀑布下沐浴着幽冥三圣:中央酆都大帝、右边太乙救苦天尊、左边地藏王菩萨。闻仲和子鸢正好落在地藏王菩萨的五佛冠上。

子鸢抖了抖,一路上还好就落下来时湿了水,收拾干净后她问闻仲:“你来过吗?”

闻仲也收拾了下,大大咧咧答道:“当然来过,不过这儿太远了比坎宫都还远,一般都是用秘术或者是昆仑镜传过来的。”

“哦。”子鸢把闻仲带到地面上,走了约莫二三个时辰,在不远处有一尊巨大的青光大殿,端是阴森诡异。

“那就是归墟泰安殿,左边儿是灵渊殿、右边儿是魂归殿,后面有个三清殿再就是后面的千碑山。”闻仲认门儿清楚。

二人来到归墟门前,上书四个漆黑篆书大字:“幽冥归墟”,玉皇大帝提的,笔法颇有功力;下面一行小字,“天地平安”。门下叉一柄锈槊,上面插着个人头。

闻仲上前见一蓝皮小鱼人持枪正打瞌睡,于是叫醒它:“小厮,快通禀你家大圣帝君,直说闻仲恭侯。”

小鱼人俩突眼一眼见眼前二人不凡,忙先请入府,让他们在殿前稍等片刻容它去通禀它家主上。

闻仲殿外之候了半会儿,从大殿里端端走出个仪表不凡的道人,身着蓝水晶色开片儿道衣,头上插着白玉冠;这道人面容冷蓝鼻尖腮长笑里藏刀,乃是闻仲熟人。

道人身后十数随从老远便打躬作揖,乐呵呵道:“恭迎普化天尊大驾,恭迎大驾!”

闻仲稍还了个礼,登上阶梯随蓝衣道人先入泰安殿,闻仲刚一进殿就觉蹊跷,昔日殿中鬼差满员往来文宗、书案不断今日却静得发冷,似停工歇业了一般。大帝案台背后九丈长宽的“日月大明神鉴”也停止了转动。此鉴硕大无比,是三界通往鸿蒙最宽敞的通道。

“蓝鳞道童,你家主人四海玄冥大圣帝君何在?”闻仲问道。

蓝鳞道君没说话,直点头哈腰呵呵陪着笑。

闻仲又问:“你师傅元吉灵虚真君呢?也不在?”

子鸢见蓝鳞道君难堪,于是拉着闻仲道:“师傅来过这里。”

“对的,太浊早就来过了,大青龙也说过归墟丢了...”闻仲才想起太浊早就血洗了归墟,但他仍然不敢相信就连江陵的宫殿都被占了去,“不可能,归墟有七万阴兵,江陵又是地界一流高手,怎么会不声不响丢了归墟?况且蟠桃会上我不是看见过归墟冥司五君吗?”

鲛道人回答道:“帝君独战赤灵败而殒命,冥司五君正是前去搪塞天庭的。”

“江陵有日月大明神鉴,不应当输给彼时的赤灵。”闻仲心里清楚江陵的手段,他曾是元始天尊破例亲传的门生,江陵这么做或许只是为了保全归墟。“那谁现在执掌归墟?”

蓝鳞鲛恬着脸道:“是下仙,是下仙管着。”

子鸢悄悄在闻仲耳畔道:“他好像拜了赤灵为师。”

闻仲大怒道:“你这个叛徒,莫让我通达天听,否则定要治尔离经叛道之罪。”

蓝鳞鲛脸色瞬间变换,又怒又耻不敢直视闻仲,“天尊,飓风过境,死容易;要保住归墟上上下下却难,小神也宁愿挂在门口的人头是自己。”

子鸢见二人起了争执怕误正事,于是抢来话头对蓝鳞鲛道:“道君休怪,天尊他脾气是大了些,我们来乃是有事相求,此乃我师傅文书,还请先过目一览。”

蓝鳞鲛双手接来太浊亲笔文书,恭敬细读。“了然了然!既然是太师父钧旨,小道惶恐定然办妥帖。”

“那就好。”子鸢道,“那还请道君带路,速速取来。”

鲛道人笑道:“小师叔莫急,鲛祖泪晶是归墟至宝在千碑山七泉洞中,有百来里路还请师叔与天尊在陋室歇息一日,以洗风尘。”

“一路水路哪儿来的风尘?”

“哎呀,天尊你就别孩子气了。”子鸢拉着闻仲,又教鲛道人带路。

归墟本是幽冥部枢要,归墟执事四海玄冥大圣帝君从帝君级,低黄飞虎一级是黄飞虎副手,元吉道君天王级是玄冥帝君副手也是个得道高德的长者,因不降而遭处决。昔日闻仲来下棋还是以一敌二现如今却物是人非也。一路上的阴差低着头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喘,偶尔撞见个熟面孔也不敢与闻仲作揖只敢在路边跪着。

“归墟不开工了吗?”

“嗯?天尊是在问我话吗?”鲛道人道,“前几年还在运转,照收魂魄,假着玄冥帝君的大印和我师傅的名义给东岳递交文书;前段时间东岳大帝出事后也就都歇了。卷宗全部积压,加之大明神鉴停转堵塞鸿蒙要道,所有魂魄精灵都安置在千碑山。”

“海上不知又要多多少找不见归宿的亡魂。”闻仲摇头。

“师叔,不知道太师傅还好,我师傅炎君还还好?”鲛道人问。

子鸢尴尬地笑着:“皆好。”

闻仲却奚落地口气笑道:“是呀,他们积德行善现在好得不得了。”

这鲛人元气属水岂能习练赤灵火术?只是当时赤灵屠戮归墟时唯有下跪奉承称尊,以博赤灵一笑才苟且留得性命。

鲛人点点头。

本来说好暂歇一日,哪知道那鲛道人三推两推,接连拖延了四五日,不知道心怀甚么鬼胎,闻仲也提醒子鸢教她提防点。

在归墟第五日,鲛道人似乎终于收到了甚么确定的消息,大早就殷勤地请子鸢和闻仲动身去千碑山,好取宝物。

千碑山横亘一千三百六十里,是一条海底隆起的山脊,地界初定时元始天尊钦定此地命名“归墟”以揽四海亡灵,另外拥有肉身的神仙死后也要到归墟勘对再报东岳,然后通过“日月大明神鉴”归赴鸿蒙。闻仲一路给子鸢讲解归墟的旧史,子鸢也听得津津有味,两人竟有说有笑,几乎可以确定闻仲现在心里的这个小女妖就只是他心中的小妖女而已。

闻仲心里如此打算着,等拿到宝物恢复法力他自己就是三界第一了,到时候再帮小妖女洗去太浊的魔道功法,让她真正成为自己的...朋友。

子鸢表面笑着,心里却担心如果闻仲恢复了法力成为三界第一,会不会就不再需要自己了,等他回到天庭知道了所有真相,会不会杀了自己...

“两位,前方幽光莹莹处便是七泉洞。”鲛道人指着远处。

“那快些取了物件儿,离了这阴森寡冷的地儿吧。”

“是师叔。”鲛道人又对子鸢说,“鲛祖宝泪聚灵成精十分脆弱;它最忌魔家利器稍不注意就会浮散,所以...”

子鸢明白,自己紫电神剑是太浊精血凝铸。“是不能带剑吗?”

“然也。”

子鸢看了眼闻仲,俩人都只望着快些拿到鲛人泪,都没多想。子鸢把配剑插进地里,等待会儿出来顺路返回时再拿。闻仲早说过子鸢的雷法只有中层,没了佩剑就完了。

鲛道人装模作样带着二人一头钻进七泉洞穴。此洞乃是海底溶洞,有七方大大小小的水潭,鲛人之祖—蓝姬便生于此,少昊一千八百年左右,玄冥大帝斩杀鲛祖此地又成了玄冥大帝闭关的道场。

“说起蓝姬还和我是家门儿。”闻仲笑道,“她俗名柳青青。”

“柳青青?”子鸢疑惑道,“好世俗的名字呀。”

“江陵给她取的。”

“江陵又是谁?”

“江陵就是玄冥大帝。”鲛道人突然目光泞滞若有所思。

子鸢似乎不敢再问,一个能为一个女子取如此温情的名字的人,又为什么要亲手杀了她?“刚刚不是说?”

闻仲也叹叹气:“都是陈年旧事了。天命不可违。”

鲛道人突然口气沉重道:“什么天命!他只是选择了归墟而已。”

子鸢听不懂,闻仲也疑惑:“蓝鳞鲛?这些都是天庭的密档你似乎很清楚?”

鲛道人不敢再说话。

《天地九史·归墟·四海玄冥大圣帝君江陵列传》中有云:蓝姬柳氏本来土生于归墟,时玄冥帝君监造归墟与其相识,渐生情愫;二人在归墟秘配生有一子,后遭揭检天帝少昊大怒,罢免江陵,欲处死鲛姬;再后元始天尊念蓝姬修成不易,上天有德令其流放,二人情深似海不肯分离欲远走高飞,不日少昊御驾亲临。江陵、柳青青二人躲入千碑山七泉洞。再后来就是所谓的玄冥大帝绝情斩鲛人,少昊念其悔过又看在元始天尊面子上,罚禁三百年复掌归墟。

“天尊、师叔,到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